汝州信息网
娱乐
当前位置:首页 > 娱乐

风电十二五第五批风电规划出台低弃风区风电

发布时间:2019-10-09 17:33:32 编辑:笔名

[风电]十二五第五批风电规划出台:低弃风区风电扩容

SMM讯:对比梳理发现,虽然十二五规划第五批风电项目核准计划比往年大大增加,但是增量主要在弃风率低的区域中部、东部和南部,而对于弃风率高的三北地区,并没有给予太多的名额。

5月20日,国家能源局发布《关于进一步完善风电年度开发方案管理工作的通知》,弃风限电比例超过20%的地区不得安排新的风电建设项目。这是面对一季度创历史新高的18%平均风电弃风率,国家政策层面做出的反应。

然而,近期公布的十二五规划第五批风电项目核准计划却表明,一大批新的风电项目即将上马。该计划显示,新核准的风电项目达3400万千瓦,将创下25%的增速,增速为历批次最高。前四批核准项目每次均未超过2800万千瓦,3400万千瓦。

巨大的风电核准计划刚出台,便遭遇现实难题风电难以上及居高不下的弃风率。

一方面是风电项目不停地上马和扩容,另一方面是风电并运行难度加大、弃风限电形势严峻。是否应该在此背景下大幅扩大风电装机容量?引起业界争议。解决风电上的过程跟风电装机扩大的过程可以并行不悖。5月22日,能源经济学博士、卓尔德(北京)环境研究与咨询中心首席能源经济师张树伟向21世纪经济报道表示。

采访了解到,新增项目主要集中在弃风率较低但需求较大的云南、山东等地,但弃风率较高的三北地区几无增量项目。同时,通过设置20%弃风率高压线、配额制、特高压等政策将促进弃风现象的解决。

扩张还是延缓?

争论集中在风电扩容与风电上之间的矛盾。国家能源局官显示,去年,风电的装机容量已占全国发电机组装机总容量的7%,然而风电上发电量却只占总发电量的2.78%。有业内人士指出,现存的装机容量条件下,来风好于往年都会增加风电并的压力:如果大规模上马新项目,会给风电并造成更大的压力,使风电弃风限电的形势更加严重,因此有业内人士建议应该延缓风电扩张的节奏。

对此,张树伟向表示 ,他的研究团队表明,即便现存的电完全不变,接纳超过10%电量的风电与5%电量的光伏都没有问题。

公开信息显示,2014年风电上电量1534亿千瓦时,只占全部发电量的2.78%,距离10%的可容量还有很大差距。此外,十二五规划的目标是:到2020年,风电并装机容量将达2亿千瓦。而截至今年3月底,风电累计并容量仅刚刚超过1亿千瓦。

因此,他认为,风力建设是十分必要的,只是在可行性方面需要完善。

在可行性方面,他撰文指出,从短期看,应当改变调度优先次序、模拟市场竞价行为,基于本地资源禀赋、技术特点以及社会经济形态下做出最优选择;从中期看,明确风电的发展是目标,而其他的基础条件,包括电基础设施在内,都需要提升以满足风电发展的途径;从长期看,建立电力市场,建立激励相容的风电发展的系统支持体系。

低弃风区的新增项目

国家能源局的数据显示,2015年一季度风电弃风率高达18%。能源局对此的分析是:一方面由于来风好于去年同期,客观上增加了并运行和消纳的压力;另一方面是因为全国电力需求放缓、风电本地消纳不足以及部分地区配套电建设与风电建设不协调等原因所致。

实际上,18%弃风率比2012年17.12%的弃风率还要高0.8个百分点。因此,有业内人士提出质疑:既然弃风率已经如此之高,为什么风电项目还要扩容?

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电力行业分析师也对21世纪经济报道表示,现在已经出台了政策,弃风率达20%的地方不再安排新项目,而现在弃风限电主要是西北和东北,但这次新批的项目主要在中南部这些没有弃风且需求也大的地方。

对比梳理了第五批计划和第四批计划中各省市的新核准项目的规模(如图)分布发现,第五批计划增量主要源于云南、山东、江苏、湖北等中部、东部和南部省(区市),尤其是云南和江苏,实现了从零到200万千瓦以上,一跃成为排名第二、第四的省(区市);而第四批中占重要分量的新疆(含兵团)、宁夏、辽宁、河北等三北省(区市)却在第五批中不见踪影。

换言之,虽然十二五规划第五批风电项目核准计划比往年大大增加,但是增量主要在弃风率低的区域中部、东部和南部,而对于弃风率高的三北地区,并没有给予太多的名额。

一直以来,三北地区就是弃风率最高的地区。一季度的最新数据显示,东北地区弃风率达到33%;西北和华北地区分别为20%和27.89%;全国弃风率最高的省份为吉林和辽宁,分别达到58%和35%。以上区域和省份的弃风率均高于20%。也就不难理解为什么第五批中很难见到他们的身影。

所以这次的核准,不是单纯地增加量,是由全盘考量的。前述行业分析师对21世纪经济报道表示。

高弃风率的解决之道

虽然新上马项目大多位于低弃风率的地区,但是三北地区风电并困难和弃风限电问题亦亟待解决。现在问题主要出在缺乏显性的竞争机制,调度不独立,调度原则标准不符合整体效率最大化的价值标准,风电事实上在为火电让路。这是存在巨大的整体效率损失。张树伟对21世纪经济报道说。

据他介绍,对于风电企业和火电企业而言,风电的出售价格实际高于后者,但是对于电公司来说,购买风电是按照火电标杆电价去购买的,因差额部分由可再生能源附加账户支付。因此,风电给火电让路并非因为价格差异。

张树伟撰文指出,让风电还是火电上并不是由独立的调度机构决定,而是由省级政府决定。

21世纪经济报道了解到,省级政府之所以让风电给火电让路,是出于不同的考虑。事实上,以往在三北地区,常以取暖火电更稳定保民生为由,限制风电发电。

张树伟认为,即便是为了保障民生,必须公开调度负荷数据,并且证明在必须运行的情况下,风电的技术潜力已经没有了才让火电优先于风电。

对于风电并困难和弃风严重的根源在于行政干预调度这一观点,另一不愿透露姓名的行业分析师表示认同。实际上这个问题已经在解决了,国家出于环保的考虑,促进新能源发展,政策上的支持会使得弃风状况有所好转。他说。

他介绍,风电的宏观规划和政策会促使弃风限电改善。具体而言,有四项政策措施支撑:弃风限电比例超20%的地区不安排新项目;可再生能源配额制即将实施等;等到2017年特高压建成之后,北电南送可以变成现实,北方巨大的风电资源可以运到南方来消纳;风力资源大省也有多样的就近消化、风电供热等尝试。

不仅如此,电改也将帮助新能源行业,如果新能源的补贴降低了,比如风电2020年的上价格将与火电一样,风电就能更好地与火电在市场上竞争,促使风电消纳。前述行业分析师表示。

无锡医博中医肛肠医院黄恒昌
上海锦医堂中医门诊部价格贵吗
无锡医博中医肛肠医院王晓东
上海锦医堂中医门诊部上班时间
济南华夏医院张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