汝州信息网
健康
当前位置:首页 > 健康

蔷薇战皇 第二百四十七章 秩序者·温雅公子

发布时间:2019-10-12 21:22:05 编辑:笔名

蔷薇战皇 第二百四十七章 秩序者·温雅公子

胡大仙直呼少年xiǎo家伙儿之后,这白衣黑发的少年还未来得及回答,只听胡大仙身边一直扇着红粉xiǎo翅膀,“呼哧呼哧”飞来飞去的厄运邪猪“噗通”一声,整个人不,整个猪深失去了控制,眼皮一翻,从空中的云端跌落

我滴个亲娘哎,胡大仙啊,你牛掰啊!

你太牛掰啦,你你竟然叫他“xiǎo家伙儿”?我哩个擦啊!他?xiǎo家伙儿?

胡大仙啊,您不愧为本尊的主人啊,您老属实太牛掰,太**了,简直**爆啦!

我嘞个擦,xiǎo胡童鞋啊,您知不知道他什么身份,多大年纪了?

我哩个靠嘞,人家就是当你爸爸的爸爸的爷爷的爷爷,那都是够格的啊!

您还在这得了吧搜,叫人家xiǎo家伙儿嘞,真正的xiǎo家伙儿是你这朵大奇葩好不好?

一时被胡大仙这句话震撼住的厄运邪猪,由于太过于震撼,以至于它的猪脑袋已经进入了彻底的死机状态。

因此,它才瞬间迷糊,从空中跌落。

不过,心中感慨之后,厄运邪猪马上控制着它猪身型起飞

,极速的飞到胡大仙身边,然后耷拉着它可爱的xiǎo猪脑袋,就像一位很乖很乖的宝宝,安安静静的待在空中,不敢再搞出一丁diǎn动静。

“呵呵,我很不喜欢别人叫我xiǎo家伙儿!”

白衣黑发的少年好似因为胡大仙叫他xiǎo家伙儿极度不满,冷着一张脸,声音极度冰冷道。

听了这好似冰块人讲的话,态度嚣张的胡大仙刚想张嘴説些什么,可旁边的厄运邪猪眼疾手快,马上冲上去捂住了胡大仙的嘴巴。

“胡大仙,我滴胡大祖宗,本尊求您了,您这会儿老实diǎn行嘛?你这家伙若是不想死,就不要再説一句话,听他把话説完,好不好??!”

厄运邪猪这句话説得掷地有声、无比认真,好似自从胡大仙遇到厄运邪猪以来,就未曾见过它这么认真的説过话。

由此,态度嚣张的胡大仙才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随即微微diǎn了diǎn头,示意厄运邪猪放开他,他将不再乱説一句话。

随后,厄运邪猪瞅了瞅收起嚣张态度的胡大仙,这才慢慢松开它的猪蹄,不再堵住胡大仙的嘴巴,而那冷漠似冰霜的白衣黑发少年则继续説道。

“呵呵,衰神,此时你转世封印的能量还未觉醒,我可以不跟你计较!不过,这事,最好不要再有下一次!不然,后果自负!”

冷漠少年説道这里,脑海值周好似想到了什么,随即皱着浓眉,説道:“还有,你不可干涉逆天之人的丝毫成长!”

“教他战技、法技助他成长,这些无所谓,可要蹂躏他、为他强行提升修为等等这种傻事你最好不要去做!呵呵,若别被我发现,你衰神就不是转世了,而是永久陨落!”

那白衣黑发的少年説到此,好似被旁边的厄运邪猪转移了注意力,叹了一口气,继续道:“唉还有你们两个。”

“万恶黔驴、厄运邪猪,你们俩个也算是几界之内妖族的dǐng级长老人物,如今虽然伴随着主人转世重生,修为也被封印,但你的记忆依旧还在吧?”

“哼,你们不想你们的这位胡大仙主人彻底陨落,就教教他如何快速的恢复实力,然后,返回那个位面!”

“不用我多説,你们俩就应该知道,那个位面的内部战争截止到现在还没有结束!你们主人的转世重生是为了什么?”

冷漠少年虽未转身,却好似看到胡大仙惊讶的表情,继续道:“他转世重生为了什么,她暂时还不能知道。”

冷漠少年好似被胡大仙弄得有些无奈,“唉,你们俩个不知道嘛?他冒着永久陨落的危险经过轮回隧道,记忆被封存,你俩的记忆就成为他快速恢复实力的指引,你们知道嘛?”

话説到这,冷漠如冰的少年好似有些恼怒,大声道:“转世重生的你们,身负重任!不能有丝毫的懈怠,你们知道嘛?!”

听了这神秘少年一阵子咆哮,厄运邪猪与万恶黔驴都低下了它们高傲的头颅,好似这少年教训的十分应该,而这一番话又好似某种强大的契约,强行印入了它们心灵深处。

这时候,白衣黑发的神秘少年语气一缓,轻声道:“还有,如果有可能,你们注意一下生命之神的转世者,记住,你们俩千万不要让胡大仙与生命之神的转世者像在那个位面上一样,成为生死争斗的仇敌!”

“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不管胡大仙与生命之神有什么的仇恨,他们都必须放下,因为他们有着共同的强大敌人!”

少年语气再次一变,好似专门对胡大仙説的,“既然你们都转世重生,那就将过去的仇恨全部遗忘,我希望,在蔷薇大陆上,你与生命之神的转世者能够化干戈为玉帛,待你们修为全部恢复,就重返那个位面,成为并肩作战的战友,继续那未结束的混乱斗争!”

説罢,这神秘的冷漠少年好似説的有些累了,又轻声道:“好了,别的我不再多説,你们保重!”説着,脚步前抬,就要离开。

这时候,满脸疑问的胡大仙楞是死憋着,不敢再乱説一句话。

而那厄运邪猪,更是浑身颤抖,不知是怎么了,连那双粉红的xiǎo翅膀都忘记了呼扇了,

而一直沉默的万恶黔驴,却开口问道:“温雅公子,我有一个疑问,想问您。”

“您既然身为这个位面的秩序者,既然见到了我们,难道您就打算将我们在这片大陆重生的消息传递给那个位面的主人?”

“您要知道,那个位面的主人正在找我们这些这些人。”万恶黔驴本想説我们这些叛逆者,可是又觉得不妥,随即改为这些人。

“恕我斗胆,敢问您,到底属于哪个阵营?”

听了万恶黔驴的疑问,白衣黑发的少年竟然自嘲的笑了一下。

“呵呵,我温雅虽身为这位面的秩序者,但是,将你们重生在此的消息告诉那位面主人,我又能得到什么好处呢?”

“难道,我还能重返那个位面?或者説,我还能返回我的家族?呵呵,你们转世之后发生的事太多,所以你们不知道。”

“你们只要知道,我将你们转世重生于此位面的事传递回去,得不到任何好处就行了!”

“得不到任何好处,可能还有坏处,呵呵,这样的事,我温雅又何必那么作呢?”

面对这位温雅公子的回答,万恶黔驴颔首不语,好似有些不解,又好似懂了些什么。

“万事多变转头空,同是天涯沦落人!”

这一诗句説罢,白衣黑发的温雅公子再也没有停留,只见他身影一闪,化为一道流光消失,不知他去了何处。

可是,空中还余留了他最后一声冷漠之音,“其实,我温雅跟你们一样,或者説,比你们更惨!呵呵~”

甘肃治疗盆腔炎费用
厦门治疗性病方法
德州治疗不孕不育方法
甘肃治疗盆腔炎医院
厦门治疗性病费用